在某个鸣泣之时再见漫画

更新至34话 2022-05-08 00:00:03
人气值 22966
收藏量 0
胡思乱想着的李梅子,一个人坐在自己卧室的窗台上,和着淡淡低落的心情,看着窗外,等着搬家公司的卡车。说是卧室,也不正规,不过是在一个大单间的屋子里用复合板隔了一小块空间出来,那空间小得堪堪放得下一个书桌和李梅子那个一翻身就吱吱嘎嘎乱叫的破床。这一天,十七岁的李梅子准备和母亲一起搬家,搬到梅子生父的家。那是一所上下两层的大房子,加起来有三百多平米,"还不算院子!"梅子妈说。而那么大的房子,只住了两个人。时值2002年夏天三伏的第三天,梅子的母亲白禾第三次嫁人,嫁给她这一生第一次爱的人。他们选在一个夏日的周一开始早该属于他们的婚姻,他们一起去了民政局,之后两人站在法桐树下拿着那个红本笑着流泪,心满意足。本来十七年前,梅子的妈和梅子爸是准备结婚的,可正如世间一切未能终成眷属的怨偶一样,他们的爱情被某些现实的困难阻挡。其时梅子的外公去世早,是由妈妈一人靠开个小裁缝店给人做衣裳养大的,读书读到高中毕业就参加了工作。原本那个年代的高中毕业生也能有个不错的工作,但梅子外婆家一穷二白少亲没友,想托人介绍个好工作也困难,又没有父母的工作给她顶班,于是托了个远亲介绍,去了市毛纺厂做了女工。那时的梅子爸刚刚大学毕业,通过家里的关系安排进了区政府,虽然只是个普通干事,但作为单位重点培养对象,又有家族关系做背景,仕途前景也算光明。她们二人相识于高中,确定关系于高中毕业前夕,在梅子爸读大学期间得到了升华,感情好得谁看了都以为是一辈子,双方父母也都默认了两人的关系。然而梅子妈毕业后没有继续深造这件事让梅子的奶奶一直十分介意,她觉得既然自己儿子是个大学生,那对象最差也得是个大专生,一个高中毕业生配她儿子,那是太委屈他了。隔三差五的,她会提醒下儿子,如果学校里有合适的女同学,不妨也接触看看,毕竟他跟梅子妈也只是恋爱关系,又没订婚没结婚,有条件更好的干嘛不试试呢?别说找对象,就是买衣服还要货比三家呢!每每听到这些,梅子爸也只是含混糊弄过去,或者干脆不出声,实在被唠叨烦了,有时也会掉头走开。在他心里,梅子妈还是很有份量的,青涩时代爱上的人,怎么会轻易舍弃呢。况且梅子妈年轻时皮肤白皙五官清秀,整个人透着温婉,是梅子外婆家附近一带有名的美人、多少毛头小子的梦中情人,要想取代她在梅子爸心里的位置,等闲女学生也是做不到的,于是一直到他大学毕业,那个"合适"的女同学也没有出现。然而"合适"的女同学没有出现,"合适"的女同事却出现了。就在梅子爸参加工作的第二年,单位里调来了个新同事,虽然跟他不在同一个部门,但是办公室却挨得近。起初梅子爸没有特别注意过她,因为论长相她谈不上漂亮,论气质也不出众,只是五官长得和气,一说话就带着笑,给人感觉好相处,让人觉着跟她说话舒服。两人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有时也会在上班路上碰见。每次看见她,梅子爸会礼貌而淡然的跟她打个招呼,有时是点一下头,有时是招一下手,如果上下班路上遇见,也会不咸不淡的聊几句。这边无情,那边有意。虽然梅子她爸对那女同事没啥想法,但那女同事对他却是很有想法,她看上了他这个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但是让一个女人向暗恋对象表达爱意总是不那么好意思,况且还是那个介于保守与开放之间的年代,而且女同事对于梅子爸的漂亮女友也有所耳闻,而自己外表平凡,又比对方大了两岁,所以她对这段爱恋实在是没什么自信,于是就在旁的机会上动了脑筋。政府单位的人事关系一向蝉蝉连连错综复杂,要找出与梅子爸的人事关联并不困难。当年女同事的父亲与梅子爸的父亲,也就是梅子的爷爷同在一个系统工作过,但因为两个单位属于上下级关系,又分管不同的职能,所以两人并不熟识,只是知道彼此。所以女同事家人找了与梅子爷爷一同工作的同事牵线,把意向告知了梅子的爷爷奶奶。当时梅子奶奶觉得这真是天上掉了馅饼。那女同事的父母她是知道的,其父当年还与梅子爷爷在同一系统工作时就是他的上级领导,之后多年一路升迁,速度之快实在不多见,早已不是韩家能望其项背的了。如今他的女儿能看得上自家儿子,真是他想都想不到的福气,不过自家儿子是高材生,长得又一表人材,无怪人家喜欢。梅子奶奶真是又高兴又骄傲,满心盘算想促成二人婚事,赶紧联系介绍人安排二人相亲。听到消息的梅子爸自然是坚决不同意,他不想去相亲,更不想和同事相亲。但其母岂肯轻易放过这个机会,硬是连哄带骗,威逼利诱的把儿子送上了相亲场。从那之后,剧情开始急转直下,先是梅子奶奶意识到,要想儿子跟同事结婚,就要先想办法让儿子与女友分手。他先是找儿子谈话,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把利弊得失分析得掉渣,嘴皮子快要磨破也没有说动儿子,见这边行不通,又私下去找了梅子的妈妈,眼泪汪汪的求她别耽误儿子前程,求她跟他分手。梅子妈是个要强的人,自尊心很高,听了对方这样说,心里非常不痛快,第二天晚上下班时跑去找梅子爸质问,可等到人都走光,大门要锁上了,也没见他出来。过了一天,她仍然去等,可人还是等不来。这下她沉不住气了,干脆跑到办公室去问,才知道他出差了。以往梅子爸出差之前都会跟她打个招呼,让她放心,可这一次却突然就走了,而且在出差之前两人也已好久没有见面,再联想对方母亲找自己谈话的事,梅子妈就觉得梅子爸一定是故意躲着自己,他一定是有二心了,但以自己对他的了解,又觉得他不会那么无情,就在这样不安又矛盾的心情中,等着梅子爸回来好问个究竟。时值隆冬,马上就要过元旦了,梅子爸身在外地出差,也不忘给女朋友买了礼物,想着赶在元旦之前回去送给她。最后一场会议结束的时候,是十二月的最后一天,他坐着火车连夜赶回,到家的时候,已是元旦当天的下午。因着单位里晚上要聚餐,回家安顿了一下就匆匆赶回单位去做准备。晚上的聚餐气氛相当热烈,推杯换盏之间平时有些疏离的人际关系此时变得相当热络,作为进单位不满两年的新人,梅子爸大小领导逐个敬酒喝得晕晕乎乎,刚回座位喝了口茶想醒醒酒,那女同事就端着酒杯过来敬酒了。梅子爸心里惦记着聚餐结束还要去找女友,把礼物送给她,这酒他不想喝,但既然是同事敬酒,还是个女同事,而且是个关系微妙的女同事,即便心里不想,面上也没有表现,仍然接过一饮而尽。喝完酒,他把酒杯递回给女同事,对方却没有接,只是笑着说没想到他酒量这么好,自己酒量一向也不差,要和他拼酒。这话一出,一群男同事来了劲,一起起哄,把全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梅子爸一时骑虎难下尴尬非常,女同事主动提出拼酒,他一个男人实在没有办法拒绝,何况全场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其间还坐着数位领导,正饶有兴味的看着他,这酒不拼也得拼。本来想着凭借自己酒量一定不会输给一个女人,谁知遇上了个中高手,一直喝得趴在酒桌上,眼前的女人也还是笑脸盈盈。梅子爸对于这次聚餐的最后记忆,就是她微笑的脸。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女同事已经走了,她给他留了字条,说早餐放在桌子上,下边还落了款。面如死灰的梅子爸呆呆的看了会一夜风流的痕迹,拉开窗帘,晨光晃得他头晕目眩。他把窗帘重新拉上,跌坐回床上,抱着头坐了好久才收拾东西回家。那时的梅子妈正一人生着闷气,等了梅子爸一夜的结果竟然是毫无音讯!他回来她是知道的,也曾说好了元旦晚上要一起过,谁知衣服都换好了等到半夜三更鬼影也没见到,只好带着气闷闷的睡了。第二天她还满心想着等他来找她,要训他一顿然后要他好好解释为什么放她鸽子,可是第二天他没有出现,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连着快一个星期他都没有出现,梅子妈等得都快绝望了,终于再也等不了,决定自己去找他。当天傍晚下班时分,梅子妈在梅子爸的单位门口等了好一会才看见他推着自行车慢慢走出来,看见她,他讪讪的笑笑。对于这个笑容,她太熟悉了,只要梅子爸做了什么错事,总会在她面前这样笑笑,然后慢腾腾的或道歉,或解释。这一次,梅子妈知道他有事瞒着自己了。两人一起推着自行车走了一段,谁都没有说话,气氛安静得诡异。走着走着,梅子妈突然停下来,用一双眼冷冷的盯住他,嘴唇紧抿。梅子爸往前走了两步,也停下来,回头看看梅子妈冷冷的脸,只觉得胸口闷得难受。梅子妈的声音很平静"说吧"。就这两个字,梅子爸知道迟早是瞒不过去了,他以"我对不起你"为开头,慢慢的叙述了整个过程。听完这些,梅子妈什么都没说骑着自行车走掉了。之后每天傍晚下了班,梅子爸都会去找梅子妈道歉,一直到了第五天,梅子妈才问"你当时是不是真的喝醉了"
开始阅读
 收藏